文苑
曹多勇:写作是我的生命本能

出生在淮河岸边的作家曹多勇,执着于他的小说创作,植根于他生长的淮河流域。上周,在徽园安徽文学馆,做客徽派聊到自己的小说创作时曹多勇说,靠的是坚持以及一点一点的自我校正和摸索。

侯露:在戏里穿越的我还是青春小姑娘

著名剧作家侯露面对徽派的直播镜头侃侃而谈,从回忆童年经历到揭示戏剧乱象,从创作心得到现实思考,侯露对自己从事的戏剧事业有着无限的激情和热爱。

闫玉敏:我不会沦陷在困惑里

一生执着于追求雕塑之美,对美的理解,闫玉敏的美学观点基本是:比较正宗的,老百姓的,群众喜闻乐见的,接地气的美。“艺术创作也是要接地气,不像有些同志追求的风格很怪,我就想让老百姓看的明白。

钱念孙: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

钱念孙认为,整个传统文化说到底就是做人做事,做君子。“《论语》一万五千字左右,107处谈君子。儒家文化思想延续中国几千年,得到全社会共同的拥护,特别是深入到老百姓的内心。

伍美珍:幸福是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

伍美珍很支持“畏惧童年”的说法,她直言至今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说自己是对的,“孩子爱读什么书喜欢什么事情,你不要粗暴的干涉。萌芽是非常难得的,它是成功的动力,可能长成一棵大树,成为他幸福的源泉。”

献给改革开放的一份厚礼

 《见证小岗》是跃渊先生近四十年来关于小岗村的日记。它是一个作家四十年来深入小岗村的记录,也是小岗村四十年来发展和变迁的历史见证。作为一部耗费了近四十年时光写就的作品,其独特的价值不言而喻。

散落在记忆里的雨具

那雨中蓑衣和斗笠构成的道道风景,在我儿时的记忆中锁定成一幅幅诱人的水墨画卷,镶嵌在故乡的山山水水中。

书之虫,笔之鬼

 《远山静水》中有这样一句:“优秀的作家性格和文风统一了,才能写得得心应手”。很多时候,作家倾注笔力写来写去,其实是写自己。

固镇之行

有人把垓下称作“滑铁卢”,是失败之地,但固镇人并不这么看,他们把垓下称作胜利之城。因为楚的失败则是汉的胜利,由此开启了一个伟大的朝代。

文绣,一个真诚的女子

纵古论今,盛世当前,坚持文化自信是国之风采。而我们安徽近年来也是人才辈出,让我这般年高体虚的老辈文学人心中欣喜。所以我在想,一个终身热爱文学的人,能在暮年再见明珠璀璨,人生便也是一种圆满了。

看完《我不是药神》,我愿意与他人分享命运

不能说这是一部尽善尽美的电影,但创作者无疑有悲悯心,能够公正地对待每一个人。接收到这悲悯,能够让内心平衡,有助于消融眼下日渐坚实的壁垒。

我终于确定,我是被我爸富养的女儿

真正的富养不是给女儿金尊玉贵的优渥生活,不是教她琴棋书画带她周游世界,而是给她自由,让她冒险,跟她一起赌个未来。

我把“未卜先知”的APP卸载了

这世上根本没有应有尽有无忧无虑的生活,我们能做到的,只是变成应有尽有可以“带病生存”的自己。

刻板生活方式的养成

建造刻板的生活方式,也是一件刻板的事儿,要像建造罗马那样,直面困难,扛住压力,耐心地添砖加瓦,建设得慢一点不怕,越慢说明你越需要做这种建设,一旦建成,则一劳永逸、受益终生。

想要当妈“及格”,先把自己活高兴喽

我也想象,将来的某个母亲节,我的孩子会想写一篇夸奖我的文章,我希望他能说,我妈妈是个有办法活得很高兴的人,我跟她学会了很多活得高兴的办法。这比赞扬母爱如山,让我愉快多了。

读红楼一定要趁早

《红楼梦》还让我学会对一切美好事物不能无动于衷。它写花开,也写花落,写聚散沉浮,写这些看似寻常的事物,终将灰飞烟灭。

不要让电视轻浮的画面替代了她的美

张爱玲有句话犹言在耳,“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特长,最好是做得特别点”。她的做人哲学,其道理看似浅显,却是深刻的。

读懂了孤独,你就读懂了青春原创

霍尔顿的困惑与哀愁具备了跨越时空的普遍性,就像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,虽然如宝似玉天赋异禀,却始终在传统伦理守护者中得不到认同。

名著与电影,谁拯救了谁?

有些电影像温柔的路灯,只是拉长了我的影子让我变得颇有些蜿蜒逶迤;有些电影像凶狠的路灯,送上电的瞬间就能一拳把我的影子撂倒在地。

小莲的莫奈花园

几乎所有的生命体对光线都会产生反应。而光又造就了万千世界的色彩,于是光线和色彩成了我们注视和热爱这个世界的最重要的理由。

关注我们

新安晚报官方微信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信

新安晚报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博

大丰收娱乐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大丰收娱乐官方微博

大丰收娱乐手机版

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手机浏览大丰收娱乐

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